澳门新浦京8455com刘宁:宣告破产后转重整的合法性分析
2019-12-23 

2019年12月23日 ( 正文字号: 小 中 大 ) 文章标签:破产法 破产重整 破产清算 [ 导语 ] 新《企业破产法》规定,债务人在被宣告破产前,可以申请从清算程序转入重整程序。实践中,有些企业在新破产法颁行之前已裁定宣告破产,其是否还能转入重整程序,在理论和实务界具有一定争议。对此,成都理工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刘宁在《宣告破产后转重整的合法性分析》一文中,从能否类推适用宣告破产后转和解程序的规定,以及能否适用公平原则有限制地允许程序转换的角度,对破产宣告后转重整程序的问题进行了分析。 一、宣告破产后转重整的相关规范与争议

对于跨越新旧破产法的案件,首先面临的是适用新法还是旧法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2007年发布的《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施行时尚未审结的企业破产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已明确其法律适用规则:就破产程序而言,如果案件依旧法受理但未审结,之前进行的程序有效,也即破产宣告有效;宣告后未进行的清算程序,适用新法的变价、分配程序;如未宣告破产且有重整价值和需要,则可适用新法转入重整程序。关于转重整的规定,现行《企业破产法》见于第70条第2款:“债权人申请对债务人进行破产清算的,在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宣告债务人破产前,债务人或者出资额占债务人注册资本十分之一以上的出资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重整。”可见,对于依旧法已被宣告破产的企业,是否可以适用新法转入重整程序,《企业破产法》并未明确规定,若依文义进行反面解释,已被宣告破产的案件程序不可逆转,但司法实践却给出了不同的论证路径。

二、宣告破产后转重整的司法实践论证方案

实务界多从社会效果角度考虑支持转入重整,深圳大世界公司的重整即为一例。自2000年法院裁定宣告大世界公司破产清算后数年内,公司不动产资产价值大幅上升,法院认为本案虽已宣告破产清算,但尚未进行破产财产的处置,具有较大重整价值,而转入重整能运用司法制度拯救危困企业,同时最大限度维护社会公共利益,基于此种社会效果考虑,法院裁定转入重整程序。

实务中也有观点认为应援引2002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企业破产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中关于破产宣告后可转入和解程序的规定作类推解释。根据《规定》第25条第3款:“法院作出破产宣告裁定后,债权人会议与债务人达成和解协议,经法院裁定认可,法院裁定中止执行破产宣告裁定,中止破产程序。”因和解程序与重整程序同为再建型程序,既然宣告破产裁定作出后可转入和解,破产宣告后转入重整程序应可参照。但否能作此项类推,还要从法学解释方法角度进行探讨。

三、类推适用方案的可行性探析

首先,类推适用的大前提规范效力存疑。宣告破产后转入重整程序的大前提规范为旧法司法解释的规定,司法实践中,法律的修改和废止并不必然导致相应的司法解释整体当然废止,司法解释中各个条款是否失效情况判断规则一般有二,一是是否被新的法律或解释所取代,或者是否因与新法、新解释相抵触而失效;二是最高法院是否通过发文的形式正式通知失效。从内容上看,《规定》第25条允许宣告破产后转入和解,而《企业破产法》第95条明确规定宣告破产前可以转入和解,二者直接抵触,因此《规定》第25条已经失效。

其次,即使不考虑《规定》25条失效与否,其也不具备类推解释的相似性条件。类推适用是一种间接推论方法,对《规定》第25条做类推适用的基本逻辑是:和解申请可以在宣告后提出,重整与和解程序相似,故重整申请也可在宣告后提出。虽然新法将和解作为独立程序,且将和解认为与重整同具有企业复兴再建功能,但事实上,从程序价值、程序独立性等角度,新旧法中的和解程序都难以被等同起来,在旧法之下,于全民所有制企业法人而言,和解不是破产中的独立程序,其附属于整顿程序;而非全民所有制企业法人则适用《民事诉讼法》企业法人破产还债程序,此程序中的和解只是一个协商还债方式而已。可见,上述类推适用的基础不存在,不宜进行类推适用。

最后,新法在“破产宣告后能否申请重整”的问题上不存在法律漏洞,因而没有适用类推解释的前提。应当认为,现行《企业破产法》对此事项的设计不是法律技术的不成熟,也不是立法者的疏漏,而是立法做出的价值选择。对于程序转换时间的确定,比较法上,美国和日本均允许宣告破产后提起重整申请,我国台湾地区则明确不允许宣告破产后的程序转换。我国立法时放弃了最大化发挥重整程序价值的立法模式,而选择了平衡、兼顾模式,一方面保障重整程序发挥其挽救企业的社会价值,另一方面也兼顾程序的效率,平衡债权人与债务人各方利益,避免程序的浪费甚至被恶意利用。因此此种程序转换时间的安排并非法律漏洞,恰为其立法意图的体现。

综上,无论从类推适用的条文效力、类推适用的相似性条件和类推适用的法律漏洞存在前提来看,旧破产法的司法解释还能否以类推的方式继续适用都不具有可行性。

四、宣告后转重整相关立法的缺陷检视及价值归正

虽然从法解释学角度不能从类推适用得出宣告破产后可以重整、和解的结论,但就跨越新旧法的特殊企业破产案件而言,目前的立法安排会令依据旧法宣告破产的企业失去被挽救的机会。旧法中,即使破产企业具有挽救价值,也并不都享有如新法规定的程序选择权,依破产法之常理,每个公司债务人至少应有一次重整的机会。根据旧法被宣告破产的企业,因新法颁行失去了程序转换的条件,是制度造成的一种不公平,也是社会公共利益的损失。因此,基于公平正义原则,同时也从保护债权人利益、挽救企业角度而言,符合条件的部分历史遗留案件应当有限制地允许其在宣告破产后获得重整的机会。

具体而言,转重整程序以宣告前转换为原则,以特殊个案允许宣告后转程序为例外,同时为防止程序滥用,应限定适用条件:一为审慎识别企业是否具有重整价值,如果企业仅是资产价值增大,但没有继续营业必要,则不一定采用重整程序,可在清算程序中剥离、转让其有效资产或营业。二为充分听取债权人意见,因此项转换必然使债权人获清偿的成本增加,所以应当组织听证会审慎作出决定。转入重整后,如其无法及时重整成功,法院应尽快恢复宣告裁定,尽早实现分配和清偿。

文献连接:《宣告破产后转重整的合法性分析》

[ 参考文献 ]

本文选编自刘宁:《宣告破产后转重整的合法性分析》,载《政法论坛》2019年第5期。刘宁,成都理工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中国人民大学破产法研究中心研究员。

[ 学术立场 ] 1票 50% 1票 50% 发表评论

澳门新浦京8455com